浪花干了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子巧与 > 正文内容

难缠的抢劫犯-纪实故事-

来源:浪花干了网   时间: 2021-11-25

  凯尔以前是个穷小子,但娶了琳达以后,就不一样了。琳达虽然长得不漂亮,脾气又坏,但她的父亲是一家保险公司的副总。婚后不久,凯尔就被安排负责第七区的人身保险理赔。凯尔不负众望,接连揭露了几起骗保案,得到了大笔奖金不算,还上了电视,开始小有名气。

  因为常和医院打交道,最近凯尔又施展自己的魅力,和护士艾美成了情人。这天晚上,凯尔去艾美的住所约会,穿过漆黑的小巷时,突然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他刚想转回头,就感到腰间被一件尖锐的东西顶住,一个声音瓮声瓮气地说:“别动,抢劫!”凯尔心里一惊,举起双手,正想说些什么,手上却一松,手里的包已经被那人夺了过去。那人抢到包后,头也不回地跑远了。

  凯尔转回头追了几步,可哪里还有劫匪的影子?包里并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,只有少量的现金,和一些普通的材料。但凯尔突然想起,包的内层还藏着一个U 盘,里面是他和艾美恩爱时留下的亲密相片。

  凯尔不由得有些担心,如果那个U盘里的秘密被人发现了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但事已至此,他只好转念安慰自己,或许劫匪根本不会在意包里那个小小的U盘,他拿走了现金,就会把包扔了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风平浪静,凯尔开始松懈下来。毕竟劫匪是个罪犯,即使他发现了那个U 盘,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出现,难道他不怕法律?可事情偏偏不那么走运,一个星期后,凯尔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,电话里正是那个劫匪瓮声瓮气的声音。

  “我就是那天晚上抢劫你的人,你还记得吗?”

  凯尔故意用惊讶的声音回答:“对不起,你认错人了,我根本没有被抢过!”对方孩子睡觉突然抽搐翻白眼哈哈大笑:“凯尔先生,你可真健忘,你的包里有你的名片。还有个U盘,那个护士艾美小姐,身材可真不错呢!不知道你的妻子琳达看了以后,会是什么感想?”他向凯尔索要一万元钱,承诺会把相片和账号发到凯尔先生的邮箱。

  一万元并不是一个大数目,但凯尔却隐约感觉事情有些不妙,这样的敲诈案从来没听说过一次就会结束的。不过,这个劫匪虽然胆大,但他还是忽略了一点,他能从报纸和网络上探听了凯尔的一些情况并不奇怪,可他竟然能说出艾美的名字,就证明他认识艾美。所以凯尔留了个心眼,录下了他的声音,说不定艾美也认识他。如果能找出对方是谁,事情就会好办多了。

  凯尔把电话的录音给艾美听,艾美摇头,那声音明显是故意憋着嗓音说出来的,根本不可能是人正常说话的声音。艾美苦思了半天,还是想不到他的朋友中会有这样的人。

  凯尔没办法,只好把一万元打入了对方账户,通过业务上的关系,凯尔知道了账户是一个叫摩根的黑人的。

  劫匪虽说不一定就是摩根,但凯尔还是希望能从摩根那里找到一些线索。

  摩根就住在第七区的贫民区。凯尔辗转找到了摩根。从表面上看,摩根应该是个非常老实的人,看上去六十多岁,脸上刻满了岁月的风霜。摩根住的地方也非常破旧,可见他的日子过得非常穷困。对于凯尔的到访,摩根表现得非常冷漠。凯尔开门见山地拿出艾美的相片,问摩根是不是认识。摩根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
  凯尔在摩根的屋里转了一圈,偷偷拿相机拍下了墙上摩根和一个小男孩的相片,随后就离开了。怎么看,摩根也不像是一个劫匪。
 

半夜抽搐原因引起的  可第二天,凯尔又接到了那个陌生的电话。劫匪在电话里非常不客气地说:“凯尔先生,据我所知,你在暗中调查我,还去找了摩根。实话告诉你,摩根的账户是我偷偷开的,他根本不知情。你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。鉴于你的不厚道,我决定再惩罚你一下。这一次,我需要两万元。”说罢,对方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凯尔又气又怕。气的是,这家伙果然不是个善茬,这样的勒索像个可怕的吸血鬼。怕的是,这个劫匪好像一直在暗中关注着自己,连自己去找摩根他都知道。看来,这个人不但认识艾美,和摩根还有一定的关系。

  凯尔没办法,只有再拿出两万元,暂时稳住对方。但凯尔也在心里暗暗地下了决心,一定要找出这个躲在暗处的家伙,把事情一次性解决了。要不然,长期这样下去,可不是好事。

  凯尔把在摩根那儿偷拍的相片让艾美看,艾美茫然地摇着头,突然,艾美指着那个小男孩说:“这个男孩我认识,是我们医院的病人。”

  接下来的几天,凯尔偷偷地调查了关于小男孩的情况。小男孩名叫杰克,是摩根的孙子。不久前,杰克被查出患了尿毒症,送往医院后情况非常不好,仅靠做透析来延长生命。杰克的父亲叫克里斯。克里斯请求医院将自己的肾换给杰克,可是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做这么大的手术。再说,昂贵的手术费用,也不是克里斯这样的家庭可以支付得起的。

  凯尔终于明白了,这个劫匪很有可能就是小杰克的父亲,老摩根的儿子克里斯。他有犯罪动机,也需要钱。而且他因为长期在医院,肯定会知道艾美的名字和职业。

  如果这个猜想是正确的,说明这个克里斯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狡猾,如若不然,他也不会留下癫痫病手术费用多这么多的线索让自己就找到了。想到这里,凯尔心里不由得轻松了许多,这个家伙应该不难对付。

  就在凯尔考虑对策的时候,那个电话又打了进来。当然,还是要钱,这次要得更多了,要五万元。凯尔趁对方还没有挂断电话说:“朋友,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,你如果继续这样贪得无厌,我也没有办法满足你。”对方在电话里冷冷地说:“凯尔先生,如果我拿不到五万块钱,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?”凯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:“克里斯,我很同情你的遭遇,如果你真的想要拿到这五万元,我想我们必须面对面地谈一下,把这个事情彻底解决了。我可以给你五万元,但你要保证以后决不再来打扰我。”

  对方沉默着,可能他没想到凯尔会直接叫出他的名字吧。终于,他叹了一口气说:“好吧,竟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,那就见个面吧,但你要记住,如果没有五万元,我是不是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  终于把劫匪从幕后揪了出来,凯尔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剩下的事情,就是怎么样彻底解决这个麻烦了。

  克里斯将凯尔约到了一处偏僻的楼顶天台处,凯尔冷冷地看着克里斯说:“这里是五万元,我可以给你,但你必须保证这是最后一次,不然,我已经知道你是谁,我会和你拼个鱼死网破的。”克里斯点了点头,从兜里拿出一个信封,交给了凯尔:“这是你的U盘。”

  凯尔在心里冷笑了一声,猛地收回了五万元钱,并掏出了怀里的手枪,指着克里斯说: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?你要知道,只有死人才会真正地保守秘密。”

  克里斯的背后就是楼沿的边梁,前面是凯尔的枪。克里斯死死地盯着凯尔说:“如果我的身上有枪伤,你猜警察会不会强直性癫痫吃什么药找到你?”凯尔一怔,但此时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凶狠地说:“如果我不杀你,后患无穷。你儿子的病就是个无底洞,到最后,连我也满足不了你,还不是一起完蛋?”克里斯微微一笑:“确实,如果我不死,你是不会安心的,你说得没错,我要的确实不是这五万元钱。这样吧,给你的信封里还有一封信,等会儿有空的时候,你看一下。”克里斯说完,竟然转过身,毫不犹豫地跃过边梁,跳下了高楼。凯尔被这瞬间的变故惊呆了,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他赶紧打开克里斯留下的信,里面是克里斯留下的一封信:凯尔先生,首先我向您道个歉。

  我承认我有罪,那次在医院后巷的抢劫,是我走投无路的结果,但碰巧您包里的名片和U 盘,让我想到了一个完美解决困境的办法。是的,我用在您身上敲诈的钱买了一份人身保险。如果您愿意承认是我失足掉下了天台,而不是自杀骗取保险,我儿子杰克不但可以得到高额的保险金,也有了挽救他的肾源。而且,我还知道,第七区的理赔都是由您负责,所以我在这里恳请您在办理我的保险事件的时候,能迅速一点。因为我告诉了老摩根,如果在半个月内小杰克还不能手术的话,就请他去警察局一趟,把我的邮箱地址告诉警察。警察肯定能破解我的邮箱密码,然后找到那些相片。这样一来,您的秘密不但会被公开,而且还有可能涉嫌谋杀,因为里面的证据都足以证明您有杀害我的动机。当然,如果您救了我的儿子,您的秘密将会永远躺在我的邮箱里。在这里,我再一次向您道歉,但这也是最后一次麻烦您了。之前的三万元,您可以在小杰克的赔偿金里扣除。谢谢!

  凯尔看完了克里斯的信,不由得目瞪口呆。天台之下,克里斯的尸身旁,许多人围观,有警笛声呼啸着由远而近……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avf.com  浪花干了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