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花干了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汤殿山 > 正文内容

[新传说] 遭遇敲诈

来源:浪花干了网   时间: 2021-10-06

PART.1漫天要价

  陈亮是云山县的中学老师,放假时喜欢独自到野外探险。这天,他从外甥那里借来一辆越野车,向这次的目的地天云山进发。

  谁知,才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,天上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。通往天云山的是一条土路,大雨一浇,路面顿时变得泥泞不堪。陈亮勉强将车子开到半山腰,却不小心陷入一个泥坑里,动弹不得了。

  这荒山野岭的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手机又没信号,陈亮有些绝望了,他茫然地望了望四周,忽然眼睛一亮:前方不远处立着几根电线杆,有电线杆的地方一定有人家。他顺着电线方向的一条便道走去,果然在山窝窝里发现了一个村庄。

  陈亮走进村子,看见几个村民正在闲聊,就把自己陷车的事跟大伙说了,便有人跑去报信。不大一会儿,众人簇拥着一个老汉走过来,这老汉六十左右,腰板挺直,看上去很有威仪,他安慰陈亮道:“推车没问题,我们有的是力气。”当即指点身边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,“你先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  陈亮大喜过望,带着络腮胡来到现场。哪知,络腮胡绕车子转了一圈,忽然脸色一变,急急忙忙往回赶。陈亮不知就里,紧跟着来到村里,只见络腮胡在老汉耳边嘀咕几句,老汉面沉似水,两只眼睛朝陈亮上下打量片刻,变脸道:“哼,叫我们办事,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!”

  “什么规矩?”陈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络腮胡干咳一声,两只手指在嘴边比了比。陈亮马上会意:“抽烟啊,有,有,有。”立即掏出烟来分。谁知,老汉用手一挡,生气地说:“打发叫花子呀!”陈亮一愣:“哦,一人一包……好说,好说。”当即跑到旁边一爿小店,买了两条本店最好的香烟交给老汉。

  老汉接过烟,“嘿嘿”一笑,说:“你在这里等一等,我们研究一下,看怎么收费。”说着使了个眼色,众人都一窝蜂拥进了一间屋里。陈亮心里一惊:还要收费?难道想乘机敲竹杠?

  一帮人在里头叽叽喳喳一阵嘀咕后,有个小伙子出来喊道:“喂,进来有话问你。”陈亮踏进屋里,只见老汉端坐在案桌前,面前搁着一把算盘,一叠白纸,旁边癫痫病危害有哪些围着一大群人,那场景像县太爷审案似的。陈亮正要说话,只听老汉“啊哼”一声干咳,正儿八经地问道:“你这辆车是多少钱买的?”陈亮很纳闷,心说:推个车子和车子的价钱有什么关系?于是扯了个谎,说:“20万,怎么了?”

  “20万?恐怕不止吧?你有发票吗?”老汉追问道。“发票怎么可能带在车上!”陈亮更愕然了。老汉一愣,朗声说:“好,就信你,按20万算。”随即“噼里啪啦”拨拉了几下算盘,又在纸上划拉几下,不一会儿,递过来一张收费单,阴沉沉地说,“推车费用共计人民币16725块。”

  陈亮一听,如同触电似的跳了起来:“有没有搞错,推一下车要一万多?”老汉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这是村里制定的收费标准,错不了。”陈亮一听,倒吸了一口冷气:糟了,还公开制定收费标准啊!不用说,他们是以此为生财之道了,说不定路上那个泥坑就是他们设下的“陷阱”呢……

  然而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陈亮权衡再三,只好忍声吞气道:“大爷,这个价实在太高了!这样吧,我再给你们几百块辛苦费,你们权当做一件好事,帮忙推一下。”谁知,老汉并不领情,粗壮的手掌往案桌上一拍,满脸不快地说:“你以为这是买菜啊,可以讨价还价!16725块,一分不能少!”

  一听这话,陈亮火了:“你、你们这是敲竹杠………‘骂得好!”老汉也说起了横话,“我们就是敲竹杠,怎的?你不愿意就立马走人!”陈亮一听转身就走,刚跨出门坎,又扭过头来说:“起先的香烟要退还我。”老汉脸上掠过一丝尴尬,愣怔片刻,马上又板起脸说:“进村敬烟,这、这也是我们的规矩,没得退!”

  陈亮气呼呼地骂了一句:“好,就当我施舍乞丐!”说完拂袖而去。

PART.2委曲求全

  陈亮满脸沮丧地回到车上,心想:现在只有等雨停了,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,打电话让人来拖车了。正想着,忽然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前方几十米开外,崩下来一座小山包,把公路堵死了。

  这一下,陈亮吓得胸口怦怦直跳,再往窗外一看,心立即悬到了嗓子眼:这车坏老人癫痫治疗医院在哪里的不是地方,头顶有个十几米高的护坡,雨这样没完没了地下,要是再来个塌方,那可是车毁人亡啊!他越看越害怕,猛然间从座位上弹起来:不行,无论如何也得把车弄走,千万别因小失大。

  陈亮顶着大雨又回到村里,老汉一见他,劈头就问:“说我们敲竹杠的,现在又有什么事?”陈亮这回学乖了,恭恭敬敬地递上一支烟,满脸堆笑道:“大爷,刚才多有冒犯,您大人有大量,别往心里去。我还是想把车子弄出来,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,少收点钱?”老汉听完,抬头看了看天,慢条斯理道:“好吧,你到村口等着,我一会儿就过去。”

  陈亮站在村口,左等右等,都不见来人,眼看雨越下越大,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正当烦躁不安之际,老汉带着络腮胡等几个村民慢悠悠地走来了。老汉嘴里叼着一杆烟筒,“吧嗒吧嗒”地吸着,然后又把上午那张收费单递上来,说:“我们商量过了,价钱嘛……不能减,因为下午的雨比上午下得更大。”

  这回,陈亮不敢嘴硬了,只好老老实实地接过收费单,可一看,只见第一行写着:勘探费,563元,他大惑不解地问:“大爷,怎么还有勘探啊?”老汉“哼”了一声,一指身边的络腮胡,反问道:“上午他是不是到现场看过?”陈亮点点头,老汉“嘿嘿”一笑,说,“这不得了,这就是勘探嘛!”

  陈亮再看第二行,见上头写着:设计费,1583元,又不解道:“那怎么还有设计费?”老汉把脸一拉,说:“去看的人回来说,要带2根粗麻绳,3根大撬棍,6把锄头,12个壮劳力……这不就是设计嘛!”

  陈亮哭笑不得,再往下看,只见后头写着:文明施工费、安全施工费、工具使用费、风雨季施工增加费、劳保费……五花八门,总共有30多项。陈亮看得脑袋都大了,心想:这山旮旯里的人,怎么可能想出如此千奇百怪的收费项目呢?这幕后一定有“高参”!不过他推车心切,只好央求道:“大爷,您就照顾照顾我,少收一些吧。”

  老汉眯着双眼,说:“好吧,看你来一趟也不容易,那就照顾照顾吧,你去买两条‘中华’香烟
来……这个收费嘛……给你打个七折。”众人一听,纷纷附和道长沙哪些治癫痫病医院:“对,对,买几条‘中华’来,犒劳犒劳弟兄们。”

  陈亮气得脸憋成了酱紫色,但气归气,一想到车子的危险,他只好继续低声下气地央求道:“大爷,‘中华’香烟没有问题。只是,按你们说的打七折收费,我身上也没带那么多钱啊……”老汉瞥了陈亮一眼,问道:“你带了多少现金?”陈亮苦着脸答道:“只有五六千块。”

  老汉在算盘上拨拉几下,把脸一拉,下了最后通牒:“好吧,再相信你一次,你先交6000元,余下的打个欠条。要干,就马上交钱;不干,拉倒!”陈亮吐了吐舌头,还想说什么,忽然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一个村民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,前面又有塌方。陈亮心里一凉,再也不敢多说了,只好咬咬牙,从包里取出6000元现金奉上,催促他们快点上路推车。

  谁知,老汉收了钱却不急不躁地说:“这么大的雨怎么干活?等雨小些再去吧。”陈亮急了:“那地方随时可能塌方,出了事谁负责啊?”

  老汉哑然笑道:“那地方是雷打不动的沙包土,怎么可能塌方?”络腮胡也嬉皮笑脸道:“人家做初一,我们做十五,我们只是学人家‘敲’一点钱,是决不会拿生命财产开玩笑的。”陈亮一听,悔得直跺脚,只是他不太明白络腮胡话里的意思,只觉得这村里的人都怪怪的。

  过了一会儿,雨小了,老汉也不含糊,一声吆喝,十来个年轻村民便拿着撬棍、锄头、土箕等等上路了。络腮胡带领大家来到现场,围着车子“叽里呱啦”一阵议论,叫人扛来几根杉木桁条穿进车肚子,众人围着小车,有的搬,有的扶,有的扛,只听“一、二!嗨——”一声吼叫,车子被硬生生抬出了泥坑。

  陈亮重重地吐了一口气,赶紧将车子调转车头,油门一踩,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PART.3惊人内幕

  陈亮回到家,吃过饭洗个澡,就找外甥还车子去了。

  说起这外甥可有出息了,才30多岁,就当上了县电力公司的经理。外甥一看舅舅脸色十分难看,便问道:“舅舅,不是说要出远门吗,怎么回来了?”陈亮喉咙一哽,委屈得差点哭出来:“我、我被人敲诈了!”
许昌市羊羔疯医院在线预约挂号r>   外甥一听,大为震怒:“岂有此理,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敲诈你?真是目无王法!”陈亮掏出那张收费单,哭丧着脸说:“你看看吧,那村里的人简直和土匪一样!”

  外甥接过单子一瞧,惊得目瞪口呆,不由脱口而出:“这、这怎么和我们电力公司安装变压器的收费一个样呢?”继而瞪大眼睛问道,“那个村子是不是叫腰岭村?村里有一个老汉,还有络腮胡……”

  陈亮咬牙切齿道:“就是那帮人,坏透了!”外甥失声叫道:“糟糕,他、他们这是在报复!”“报复?我跟他们从来没有来往呀……”陈亮纳闷了。外甥摇头叹道:“他们要报复的是我们电力公司,咳,这事说来话长……”

  原来,上个月腰岭村村民集资办了一家工厂,由于工厂用电量大,他们便凑钱买了一台新变压器安装上了。可是陈亮外甥为了“充实”自己的小金库,乱开收费项目,结果开出了一张30多项、共计2万余元的收费单。村民们一看,吓坏了,一趟趟地跑去县电力公司,求爷爷告奶奶,要求减免收费,可人家只答应按七折收费,村民们砸锅卖铁,最后也仅筹到了6000元钱。这天,大家正在商议对策呢,便见陈亮来求助,本打算帮忙的,可络腮胡来到现场一看,发现车门上印着“云山县电力公司”的字样,便以为陈亮是电力公司的人,于是,立马改变了主意,接着,大家便活灵活现地上演了一场“报复”戏……

  外甥大致说完事情的经过,见舅舅仍然愁眉不展,便宽慰道:“这个小事一桩,我明天让人把安装变压器的钱退给他们,让他们也把钱退还你,这事不就解决了。”

  谁知,陈亮听了这话不但不高兴,反而有些茫然,他呆立了许久,问道:“我平时对你工作上的事不太了解,你的权力真的就那么大吗?”

  外甥脸一红,打岔道:“其实……这个很正常……舅舅,我看你有些跟不上潮流了……”

  陈亮一下火了,操起墙角的一把拖把,朝外甥打来:“龟孙儿,平时送我‘中华’烟,我以为你孝敬老舅,没想到你是这样得来的啊……呸,我今天就代表腰岭村的村民教训教训你……”

上一篇: 没有了

下一篇: 爱情和面包?那个更重要?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avf.com  浪花干了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