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花干了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鱼传沫 > 正文内容

[新传说] 雪厚三尺我嫁你

来源:浪花干了网   时间: 2021-10-06

  长白山脉中,有南阳岔和北阳岔两个村屯,相距五十华里。

  南阳岔的姑娘李秀明经人介绍,认识了北阳岔小学的老师王刚,两人情投意合,恋爱起来。交往了一年后,王刚要求结婚,秀明却面露难色,寻思了半天,说:“结婚可以,不过我有个条件,娶我的时候,得下三尺厚的雪才行。”

  王刚一听傻了:这不是难为人吗?下雪,必得等到冬天,就是冬天,也很少有三尺厚的雪呀!

  秀明说:“这是有点难,但是,我告诉你,我妈原来就是你们北阳岔人,我爸娶她的那天,正赶上老天下了一场三尺厚的雪,爸爸娶妈妈,借用国营林场的大胶轮拖拉机,因为雪大没法开,前面得有人用铁锹清雪开道;后面的拖拉机才能一点点地往前走。爸爸用了三天的时间,才把妈妈娶回家。你也知道,山里人办喜事,几乎全屯的人都来吃喜宴,天天吃,三天哪,爸爸家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。妈妈一到这个家,就得跟邻居借粮吃,虽然日子过得很清苦,但妈妈爸爸相爱了一生,从没红过脸。人说大雪兆丰年,我觉得大雪也能保佑婚姻的美满。”

  王刚实在是太爱秀明了,他不忍心违了秀明的心愿,只好叹了口气,说:“你要等大雪就等吧。”

  好不容易等到冬天,王刚天天盼痫病的发作期治疗应该着下大雪,可每次雪下得都不大,找尺一量,一年当中下的雪,平均也就是一尺多到二尺厚。王刚没办法,只得给秀明讲道理:“过去你妈结婚的那个时代,还没有什么环境污染,气候没有遭破坏,大山里下场大雪是常见的事,可现在不行了,大伙儿都说是‘暖冬’,这十年八年的,你还记得下过这么大的雪吗?”

  秀明说:“那我不管,反正得下三尺厚的大雪,你才能娶我。”王刚低头想了半天,说:“你是不是在难为我?因为你对我还不太中意,对嫁不嫁我还没拿定主意,故意往后拖延?”

  听了这话,秀明的眼泪突然流了出来,吓得王刚急忙心疼地给她擦拭着,一边赔礼道歉,一边亲着秀明的脸,哄着问她为什么要哭。秀明说:“你说得对,我是在拖延,妈妈雪中嫁人,夫妻一生恩爱,那只是我要在大雪中嫁你的部分原因,你是一个教师,做着一份高尚的事业,这听起来挺体面,但你还是一个民办的,这注定你要清贫一生,可是,我又是那么爱你,所以,我真有点拿不定主意是否嫁你。我把这个决定权交给老天,如果下上一场三尺厚的大雪,那就是天意要我嫁你!”

  王刚听了,鼻子发酸,说:“好吧,秀明,我也是从心底里爱你,就等着有三尺厚的大雪,我再娶你,百年不变!”

  时西安癫痫病医院比较好光流逝,春去秋来,王刚和往常一样,三天两头骑着摩托车来看秀明,即使冬天下雪路滑,他也是照来不误。秀明劝他少来,他哪里肯听,这让秀明心中好不疼惜,她总在犹豫着:是不是应该早点嫁过去?

  这年冬天,雪下得比往年多了些,但秀明知道,要想二-场雪下三尺厚,还是很难的。那天听天气预报说,今明两天有暴雪,秀明心头暗喜,正在这时,王刚的电话打来了,他兴奋地说:“这次肯定能下场大雪,你准备好了,我明天去娶你呀!”

  到了中午,雪下个不停,不过也就下了一尺多点吧,晚上,王刚又来了电话:“再下一夜,就够三尺厚了,明天早晨娶你的车就到啦!”可秀明知道,外面的雪虽然没停,却是越下越小,怕是到不了三尺厚,但她心中打定了主意,只要明天娶亲的车来了,她就跟王刚走。

  不知怎么的,这一夜秀明睡得很沉,一觉睡到天亮,第二天早晨,秀明醒来后就穿衣开门,走出屋子一看,只见雪还在下着,院子里的雪很厚很厚,嗨,真的足足有三尺厚耶!她又推开院门一看,门口停着一辆越野车,车窗玻璃上贴了一个又大又艳的“喜”字,秀明看到车子,十分惊愕,正在这时,车门一开,王刚从车上跳下来,笑嘻嘻地说:“我怕雪大,车开不进来,所以雇了车早早地来,半夜就赶到了西安癫痫病医院哪里好。”

  秀明感到很幸福,心头甜丝丝的,她把王刚拉进屋里,告诉爸妈她今天出嫁。吃过早饭,秀明穿上王刚带来的婚纱,爸妈簇拥着女儿女婿,一家人满面春风地走出了家门,可秀明一出院子就奇怪起来:外面的积雪并不厚,也就是一尺多点,她不禁纳闷一起来:为什么只有我家院子里雪厚、野外就下得小呢?这也太奇怪了!

  秀明上了车,越野车在乡间路上开了一会儿,秀明忽然看到前面停着一辆客车,车旁站着几个孩子,拿着畚箕、笤帚嘻嘻哈哈地打闹,他们看到婚车开来,立刻慌张地上了车,秀明见此情景,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敢情院子里三尺厚的雪是“人造”的呀,她问王刚:“我家院子里的三尺雪,是这群孩子连夜撒的,是不是?这是你策划的?孩子会累坏的!”

  王刚连连摇头,笑着解释说:“不是我策划的,是我们北阳岔小学的李校长‘指使’的,因为谁都知道你非得三尺厚的雪才嫁我嘛。李校长昨天说,要我来娶你,他说你们南阳岔的雪已经下得很大很大了,马上就要下过三尺了,第二天来肯定能娶到低我是半夜赶来的,到了以后才看到李校长雇了一辆客车,把我们北阳岔小学的所有学生全拉来了,到了晚上,就在你家院子里人工造雪,又要提防你们听见,全都轻手轻脚的,可苦了这些小家北京天坛医院癫痫科好不好伙,我是又感动又惭愧,跟着他们干了半宿。”

  秀明听了热泪盈眶。婚车开到客车前停了下来,秀明跳上车,一看,一车的孩子们,小脸全都冻得发紫,显得十分疲惫,车里堆放着铲子、笤帚之类的工具,车厢的地上残留着不少雪渣。一个中年人粗着嗓门喊了声“一、二、三”,话音刚落,一车的孩子们全都喊了起来:“新娘子好一”

  王刚上前作了介绍,说那中年人就是李校长,秀明握着他的手,一边道谢,一边忍不住责怪他不该这样劳累学生,铺这么厚的雪,劳民伤财的,这不是一个好创意。

  李校长憨厚地笑道:“秀明,我这脑袋能想出这么妙的主意吗?只有这些天真烂漫的孩子才想得出来,他们喜欢王刚老师,他们是从心里为老师着急呀,这主意是孩子们想出来的,我呢,只不过是以一个校长的名义支持了他们,不过,孩子们的力量有限,不能让满世界都是三尺厚的雪……”

  秀明穿着婚纱,噙着眼泪,挨个拥抱了车子里的孩子,她让王刚从婚车里拿来了喜糖,大把大把地撒给了孩子们,她抹着眼泪,说:“孩子们,这三尺厚的雪,我会一生都记得的!”

  孩子们欢呼雀跃,于是,婚车在前,客车在后,一路扬着雪尘往前开去……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avf.com  浪花干了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