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花干了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事求可 > 正文内容

怪物记事-05-桦西山2_3000字 -

来源:浪花干了网   时间: 2020-11-25

  我带着他们三个往右边走,一路上大家都没有什么话说,专心的走路。

  “早知道不让张益达跟着她们走了,万一有危险他这人不去相救,或者能力不够,出事了怎么办?”我忽然觉得我犯下了一个简单的逻辑错误。

  “没事的,他好歹也是个男人,不会撒手不管。”柏林说

  之前还下雨来着,现在太阳却这般猛,大家汗水浸湿了衣服,爬得很吃力,前面有一片树林,我们走了进去,我走在最前,小刺走在最后。

  突然“啊”的一声传到我的耳朵里,我赶紧回头,他们三个也互相看看,

  “没事啊,哪来的声音?”齐骥问。

  这时,对讲机传出声音“齐心被蛇咬了,别担心,不用过来。”

  柏林听了,对我们说:“怎么能不担心!松砾,咱们还是过去看看吧。”

  “好,”冕刺点点头

  我们走了十分钟,回到了岔口,往左边赶,走了很远还未看到她们。

  前面杂草丛生,挡住了视线,我和他们三个手拉手,一步一步小心的往前走。可能齐心就是在这里被咬的吧。

  “小心点,看好脚下。”我告诉他们

  穿过草丛,看到了张益达、齐心、唐睿三个,我问张益达,你懂的最多,知道这蛇有毒吗?

  他说:“不知道,不知道是什么蛇,毒性强不强。”

  唐睿在帮齐心吸血,齐心的腿近心端大概十几厘米已经被一根胶绳捆紧,唐睿吸一口喝一口水。我想问胶绳哪来的,但是先找到若凝要紧,我就问唐睿:“蓝若凝呢?怎么没看到她。”

  她说:“她说她去找些东西,让我帮齐心按着这里,然后就走了,不知道去哪里了……”

  “张益达,唐睿照顾齐心,蓝若凝去找东西,你怎么不跟着去?小心她也出事。”柏林说。

  “她不让任何人跟的,关我什么事。”他有点生气。

  我说:“算了,不要责怪他了,齐骥和冕刺去找找她吧。”

  唐睿提醒道“她往前面走了。”

  齐骥和冕刺赶紧走了过去。

  蓝若凝一个人好像在找什么药草,翻来翻去。齐骥和冕刺已经到了她旁边,齐骥问:“你找什么东西??”

  “不用帮忙。”

  过了几分钟,她站起来,对我们说:“回去吧。”齐骥看到她手里拿着东西,但不知道是什么。

  回到齐心旁边,蓝若凝对唐睿说了些什么,只见唐睿站起来,让开,过来问我:“你的刀呢?借用一下。”

  我给了她,她拿着刀走到若凝背包旁边,从里面拿出一瓶东西,应该是酒精。

  我看了看她,应该知道她要做什么了,‘你乙醇浓度太高了,对伤口破坏较大。’,‘用这个,比较温和。’从背包里拿出一瓶医用酒精,递给了她。吉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? p>

  她接过后倒了一点在刀上,紧接着递给若凝。若凝对我说:“再给一瓶水。”

  她边吸着血,边喝水,在摘点旁边的嫩草塞到嘴里,我们对她的做法非常好奇,但是不敢耽误若凝帮齐心包扎伤口,所以没有多问。

  ‘若凝,把伤口切成1cm的长线状。’我倒也听过一些资深驴友的说法。

  她松开胶绳,小心翼翼用刀子把伤口切开,告诉齐心:“侧躺。”

  她拿着水瓶往伤口上倒,齐心的表情很痛苦,但是忍住了没有叫。随后把手上的草药放到伤口处“帮忙找点长的藤条或者草和叶子给我。”

  柏林往之前的草丛走了过去,抓了一把草给她,她拿到连谢谢也不说(真是没礼貌),紧接着以草药放好的地方为中心,向两边绕了几圈,打了个节,说:“好了,待会继续走。”

  齐骥赶紧凑到若凝面前,问她:“这蛇是什么蛇呀?还有还有,你放到她腿上的那是草药吗?什么草药?为什么你知道怎么包扎……”

  蓝若凝说:“白唇竹叶青。只记得草药形状。”她话很少,齐骥也无语了……

  过了两分钟,柏林问:“接下来我们是返回继续走右边还是跟着她们走左边?”我说:“看样子,咱们刚刚走的路和这里比起来好像低了一点。那边貌似是下山路。所以,跟着她们一起走左边吧。”

  蓝若凝把对讲机拿到我面前,我说:“你还是拿着吧。可能过不久有用的。”

  我看看表,告诉他们“现在快五点了。马上到吃晚饭时间了。”

  齐骥说:“好像前面没有饭店了,你们谁带了吃的?”

  冕刺说:“我带了。”

  我记得我有塞桌布进去的,用手探了探,居然没有。

  ‘没有桌布,只好就地取材了。’

  齐骥跑到冕刺那边,‘我饿了,小刺你就给我点吃的嘛好不好?!”

  冕刺问:“你真的要吃?拿出来了就必须吃!不然空气中有灰尘,等会我再放回去别的食物也脏了。”

  “我一定吃!”

  说着,冕刺把食物拿了出来,是保鲜袋装封的鱼、青菜、鸡腿等等……。毫不例外,都是生的。“你要什么?”

  齐骥看不出青菜是生的,就指着这个说,“我要大白菜。”

  冕刺打开饭盒,递给他,说:“拿吧!”

  齐骥拿出来,咬了一口“啊,为什么是生的!!你干嘛不早告诉我!”

  冕刺调侃道:“你没问我就没说呗。”

  齐骥问我:“兄弟,这生的,我怎么吃啊TAT,你帮帮忙想想办法行不?”

  我说:“谁叫你啊,真是的,连生的熟的都分不清,简直跟饿死鬼没什么区别,看到食物就想吃!”我有带打火机,不过貌似没气了==

  我问冕刺:“你拿生的待会怎么吃?宁夏癫痫病那里看比较好

  他说:“我有打火机和叉子,等会找点木头来,烧烤不就行了?”

  齐骥道:“那你赶紧找点木头来吧~咱们来烧烤哈哈。”

  唐睿说:“我们三个女的去找吧,你们在这里准备。”

  说着,她和她们两人出发去找木头,走着走着,还没有看到掉到地上的枝条或木头,一路走去,只有挺拔的树。齐心问:“这样下去我们得找到什么时候?”

  若凝说:“我爬树。”说完就开始爬,齐心和唐睿很担心,一起说:“你小心点啊!”她说:“对讲机给你们。”扔了下来,齐心刚好接住。

  若凝爬到比较上面了,摘了几根树枝,又扔下来,继续摘。齐心说:“够多了,你下来吧,小心啊!”

  慢慢往下爬,没抱紧,不小心慢慢的从树上滑下来到地面上,齐心和唐睿刚上前想看看她有没有擦破哪里,她却站起来,说:“没事,一起回去吧。”她们也不好多说。

  回到原地,张伟看到她一身脏“怎么搞的?”

  若凝没有说话,于是唐睿和齐心也隐瞒了。唐睿把树枝递到冕刺面前,说:“你把它们点着,大家一起坐下来吃东西吧。”柏林问:“怎么都是那么小的树枝,没有大的吗??”我说:“可能没有吧。”

  冕刺掏出打火机来,点着一根树枝,火蔓延到其它树枝上,周围火气腾腾,加上大热天的阳光,简直快把我们烤熟了。冕刺掏出叉子,总共2个,他说:“我家只有这么点……不好意思没有带够8个。”

  我说:“没事,叉子是用来叉食物烤火的,然后再送到口里吃的,她们女的先吃,吃完我们男的再吃也行,口碰的是食物,不是叉子,不用害羞。”我们需要淡定……

  冕刺把叉子递给了唐睿,唐睿说:“我还不饿,你先给若凝和齐心吧!”齐心接过叉子说了谢谢,若凝说:“不用,你们先吃。”没办法,冕刺只好拿着叉子给我,我把他的食物放到叉子上面烤了起来。

  男的吃饱后,叉子再次传到了唐睿手里,这回她开始吃起来,齐心的则给了蓝若凝。

  夜幕渐渐降临,云逐渐散开,月亮散发出微弱的光。

  我们加快了步伐,离山顶大概还100多米高,中间要走的路却不少。

  大概用了半个小时,我们到达了山顶。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我却忘记带上手电筒了,问到:“你们谁带了手电筒啊?”

  柏林说:“我好像带了。”齐骥也带了。

  我说:“你们帮忙照明,大家赶紧搭好帐篷吧,现在七点多了呢,虽然无法洗澡,咱们搭好聊聊天看看星空玩一玩大概就九、十点了。”

  张伟却突然说:“我忘记带帐篷了。”

  “松砾,那怎么办?他睡谁的啊?”齐骥问。

  我说:“要不我跟你睡,把帐篷让给他睡?”

  “会不会挤了一点?”

济南哪家中医院治疗癫痫病  “那也没办法啊,不然你让他睡哪?其他人他都不太熟,我跟他同桌,比较熟,而且我是队长嘛。理应帮帮他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我问齐骥“你有什么好玩的没?”他说:“我只带了扑克,你要玩?”我说:“拉上柏林来玩。”

  那边,齐鑫跟唐睿在下象棋,若凝在旁边观看,柏林和冕刺在说着什么,张伟借了柏林的手电筒躺着在帐篷里看书。

  大概九点半了,我说:“大家都睡觉吧,明天下山,养好精神。祝你们做个好梦,goodnight。”

  第二天早晨,冕刺最先起来,看到我从帐篷出来了,告诉我:“现在是五点多,等大家起床了,直接下山吧,饿了再吃东西。而且这里也没有木头。”等剩下5人都起来收好帐篷了,8个人一路往回走,后来好像发现了不对劲,虽然一直在下山没错,天空离我感觉越来越远,但是路和之前的根本不同,特别陡,前面是一个滑坡过的地方,路特别窄,而且又很斜,只要脚一滑就会掉下去摔死。

  我停住脚步,有点担心,回头看看“你们哪个人能先过?过了这里,扶好后面的,一个接一个过,千万不要着急。”

  柏林说:“我先过去吧。”

  他过去后,我接着过,然后是张伟、冕刺,到唐睿时,她很激动,她说:“我是第一次过这种危险的地方呢,以前妈妈都不让我去危险的地方,没想到跟你们冒险居然这么刺激!”她手攀着旁边的石头,小心翼翼的猜着脚下的石头往前走。

  突然她一滑,柏林赶紧伸手抓住她的手,“抓紧了不要放开!”

  完了,叶柏林也开始往唐睿下落的地方移动了,他说:“松砾赶紧抓住我的脚!”那边,若凝伸出手,对她说:“把另一只手给我。”

  我说:“大家一起齐心协力,把唐睿拉上来!”

  唐睿拉上来后,若凝和齐心也过去了,齐骥跑过来跟我悄悄的说:“我想到好玩的了!”

  “什么好玩的?”

  “齐心协力,齐心那名字取的真好玩,咱们叫她协力吧?”

  “你拿别人名字乱开玩笑这可不行!对别人很不礼貌的。”

  他立马就跑到齐心面前:“齐心协力,以后你就叫协力怎样?也很好听的!”

  齐心说:“那你叫什么?!!”

  “我当然还是奇迹啦~”“哼!”齐心追着齐骥跑,齐骥猛往前方跑,这场景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  前面的路还很长,我说:“你们玩归玩,打打闹闹的,一不小心没看路撞到哪里,下次父母哪敢让你们跟同学出来玩啊。”

  柏林说:“你就别像个长辈管小孩一样说他们啦,他们当然会注意的。”

  我回头,唐睿挽起若凝的手,说:“我们两个一起走吧。”若凝的神情好像有点痛苦,真是奇怪,难道她不喜欢跟唐睿在一起吗?

  中午,我们已经到达半山山西治疗癫痫医院 腰了,远方有个亭子,我们大家走进去休息。过了几分钟,乌云密布,逐渐刮起了大风。“难道又要下雨?”齐骥问。“可能吧,看天这样,咱们还是先坐在这别走好了,晚上可以到家的。”我说。

  “啊,若凝的手怎么红了?”齐心惊讶状。

  “没事。”若凝说。

  “怎么会没事?感冒了可不好!”唐睿道。

  “是不是你滑下树的时候撞到的?”齐心问。

  “住嘴。”她说

  “什么啊?她爬树了?”柏林问。

  我想了想,之前那一根根树枝,形状差不多,都很细,而且树折断的一端还没特别脏,也就是说,蓝若凝爬树摘的树枝咯?看来冕刺错怪她了,还以为她嫌懒不想拿大的树枝呢。

  张伟说:“之前看她一身脏,我就问她怎么了她都不说,现在好了,大家都为你操心了吧哈哈。你肯定很开心是不是?”

  若凝说:“住嘴!”

  齐心一脸委屈状,不小心把话说出来,还不知若凝会不会骂她呢。既然话都说出一半了,不说他们会问,说一半若凝要骂也是骂,说完若凝要骂也还是骂,干脆都说了吧。

  她说:“是这样的,我们一直在找树枝,可是这一路走都没有看到什么树枝,她怕你们久等,就爬树去摘树枝,然后下来的时候没有抓紧,沿着树干滑下来了,当时坐在地上,我们过去问她她说没事就站起来和我们一起往你们那里走了,所以我和唐睿都不知道她划破了皮。”

  齐骥说:“之前谁有酒精来着?赶紧给她消毒。”

  若凝说:“是我的,用光了。”

  齐骥说:“你们都没了吗?”

  “没有了。”大家陆续的说。

  “赶紧下山!今天的探险真辛苦,多亏了大家互相合作啊,若凝好像懂点医术呢,居然救了齐心。”我说。

  冕刺悄悄对我说:“看来她真的很奇怪…我们根本不知道她会些什么,深不可测呐。”

  下山比上山快多了,我们居然下午四点左右就到了,“大家都辛苦了,中饭也没吃,一路往回走,走的又匆忙,真辛苦,我带了很多money哟~要不我请客去这附近一家饭馆吃顿晚饭大家再回家吧?”

  “那谢谢了。”大家显得都很高兴。

  张益达笑了:“看来今天也没有白来。原来跟大家一起冒险也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情。”

  我说:“就是,当初是谁说不想来的,要回家预习呢?”

  他低头不语,笑了。

  我付款后,各自散了。

  晚上回家跟爸妈说了这些事,他们说:“去外面玩也能学些生活技能,能吃苦,脑子还要聪明,转弯够快,遇到突发事件得冷静……不然我哪会让你出去猛玩呢?一玩就是两天呐。”他们又在唠叨……

初三:谢康立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avf.com  浪花干了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