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花干了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肩吾曰 > 正文内容

孽情_故事

来源:浪花干了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纷繁世界总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变幻,百转千回之后,蓦然回首才发觉真爱早已在身边。而我们自以为值得不惜一切去追求的真爱却与真爱背道而驰。

  一

  春日晴好,飞机正通向开往武汉的航班,刚当上空姐不久的诗音在给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倒水时刹那,飞机遭遇气流而抖动了一下,水泼到了女人的衣衫上,女人顿时勃然大怒,要求诗音向她道歉并且赔偿她八千块钱。正不知所措之际邻座的扬站了出来,彬彬有礼的说:“我知道武汉有一家这个品牌的专卖店,下机后你随便挑,钱算我的。”

  下机后扬豪爽地实践了诺言,使得诗音那泓不为情所动的心湖泛起阵阵涟漪。扬从她那灼灼的眸光里读出了什么,于是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。历经几番的交往之后两人的感情日渐升温。相恋的感觉总是那么美好,以至于诗音刚刚以为是假装相爱三分钟的插曲却将他们越捆越紧。这个时候,扬向她坦言了自己有妻子和儿子的事实。然而那个时候诗音已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,无可奈何之余选择了做扬的地下情人。

  于是扬便给她钱,顺着她的性子纵容我,时不时地给她惊喜。还赠予她一栋花园别墅。从此诗音便始终候在别墅里恭候扬的到来,每一次的相聚都是一次爱的盛宴、生命交融的狂喜,诗音失意之余尤为喜欢扬带她旅游。因为唯有在陌生的城市,他们才可以光明正大地手牵着手,大摇大摆地逛街,仿佛在向世人宣告他们如胶似漆的爱情。

  诗音心知肚明,扬对她诸多的好是在为有一天离开她做打算,为了她不至于在失去爱情的同时在物质上也变得匮乏。可是她偏偏不这么想,因为青春多得足够挥西安看好癫痫的医院霍,所以她有大把的精力来将这一场旷日持久的爱情变成真正的婚姻。她固执地认为,爱情便是巨大的财富。

  一天晚上,他们相拥在地板上,扬热烈的吻落满了诗音的身体,耳边是扬喃喃的低语“我要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,永不分离”的话语,他紧紧地抱着她,那种力量似乎要将他们彼此的每一寸肌肤都嵌入对方的身体。

  待到诗音醒来,扬早已没了踪影,唯有床头柜上冰冷地躺着一张七位数的支票以及一张便笺,上面写着“对不起,保重”这几个字。彻骨的寒意袭来,诗音不由缩了缩肩,心脏抽搐般地疼痛,眼中有着怎么也看不清的大雾迷茫。事实上她只是想要婚姻,明知道有钱男人什么都可以给小三,唯独不能给的是婚姻,她所犯的是情人的大忌。但是她不甘心,不管结果怎么样,不做最后一次努力,她不甘心。

  二

  午夜时分,浩在房内观看着无聊的电影。门铃响了,他猜想着这么晚了上门谁会来?不料一开门顿时愣住了,居然是个陌生的女孩,双眼皮,尖下巴,白皙而细腻的皮肤,瘦削而动人的下巴,除了淡淡地搽了点口红之外没有化妆,整个脸颊都是干净而空灵的,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只是她的穿着着实让浩吃惊,纯白的吊带睡裙领口好低,将一个少女的婀娜身姿展现在他的面前。一时间浩一阵眩晕,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却见她非常急切的样子说:“对不起,先生,我是你家对门的,能用一下电话吗?”

  浩连忙说了声“请进”,女孩快速的走了进来。浩将电话递给她时候,一股浓郁的洗发水和浴液的清香扑鼻而来。

  此时她快速的按动着按键,浩只见她急切的自语中过了几分钟,她失望的放下了电话,浩问道:“怎么癫痫病承德哪个医院好了,是不是钥匙锁家里了?”她把自己往阴影里移了一下,说:“我出来扔垃圾,门就关上了,以前我也扔过,没有关门啊。”

  “你给谁打电话?”浩关心的问,“我父母那里还有一把钥匙,可是家里没有人接,这么晚了上那去了,”女孩焦急的不知所措,神情变得非常的沮丧。“你别急,过一会再打,先坐一会。”浩安慰着她。

  女孩见浩眼神灼灼地望着她,不由得用双手抓住胸前的开叉处,一副含羞带怯的娇羞态。浩脑中蓦地闪过一个莫名的念头,忽然问道:“我叫李浩,劳驾问下小姐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叫诗音”女孩嗫嚅着说。

  “对了,你没有吃饭吧?我下面给你吃。你坐啊。”看她忸怩地坐进了沙发,浩快活得如同小燕子一般飘进了厨房。

  浩做的面很好吃,诗音吃得津津有味。待到吃完她想帮忙收拾,浩殷勤地去抢夺。拉扯对峙中,最后在纠结的目光中吻在了一起。最好在诗音的欲拒还迎之间,他们相依相缠成了一个人。

  半晌,浩对着沙发垫上那一滩血迹发呆。诗音点燃一支烟呆坐在地板上,此时在浩的心中,仿佛整个世界都氤氲在淡蓝色的雾气中散掉了,只剩下眼前的女子,还有她眉心的那点纠结。

  他们就这样同居了。他只要她的爱,他要给她的是他的爱。诗音就像童话里的灰姑娘,终于捡到了自己的水晶鞋。她常常自嘲地暗想,他们是在身体的碰触之后衍生出的爱,或者爱当真只是从身体里衍生出的毒。

  一次浩陪着诗音去常州旅行,杏花烟雨的青果巷,古香古色,杏花烟雨的街头,弥漫着一帘疏雨的芳香,浩撑着一把花纸伞下,为诗音挡住了肆虐的风雨。诗音依偎在浩的怀抱,享受着小河南癫痫怎样治疗鸟依人的甜美。蓦然感觉浩撑起的这一方晴空原来是如此的娴静。那一刻,诗音竟然萌生了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念想。不管外面的世界是暴雨如注抑或电闪雷鸣,伞下的世界,绯红的脸上是温馨宁静的柔光。

  伞上,雨丝飞扬;伞下,低吟浅唱......

  三

  那个晚上,浩带着诗音去江边散步,一不留神碰上了扬夫妇。当浩搂着诗音将她介绍给自己的姐姐姐夫时,扬立即变得脸色发青。诗音也第一次亲眼见到了扬的妻子珊。四人在一起吃了一顿尴尬而漫长的晚餐。

  几天后扬约诗音去他赠给她的别墅谈话,诗音露出了会心的微笑,一切皆在她的掌控之中。她通过私家侦探调查得知。珊有个比她小十岁的弟弟,珊刚刚大学毕业父母在车祸中去世,浩便是她世上唯一的亲人。于是她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,租了浩对门的房间,装成一副清纯女孩的模样勾引了浩。诗音想用这个事实威胁珊让位,否则她便要做浩的妻子。

  一进门诗音看到扬憔悴的面容,心猛地被扯了一下生生的疼。几个月来他瘦了好多,其实午夜梦回之时她也会想起扬。回味着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泪情不自禁的划下两腮。

  看着泪水迸流的诗音,扬的心一疼,轻轻地将她揽入怀中,那一瞬,诗音再也维持不住了矜持嚎啕大哭起来。他们以忧伤的状态一次次地爱在一起,流着眼

  泪,无法割舍,最后双双昏睡在床上。

  当夜房门突然被捶得惊天动地,喧嚣声在空旷的午夜听起来格外压抑,诗音和扬从梦境中迷迷糊糊醒来,诗音蓦地想到了什么,掀开窗帘望去,果然是浩姐弟俩!

  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的,诗音咬住唇,广州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方法良久,松开,舌尖上有温甜的腥热流出。她默默无语地看了扬一眼,开始穿衣服。扬也恍然大悟。待二人穿好衣服按下床头的电话开了一楼大门。

  冲上楼的姐弟二人,眼神锐利如刀地打量着屋内的二人。呆愣片刻,率先开口的是浩,他死死盯着诗音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骗我?为什么?”

  诗音脸颊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陌生得让浩难以置信的表情说:“对不起,命运惯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从来都不会许给世间公平这回事。你情我愿,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。”

  空气中蓦地闪过一道凌厉的光,是始终一言不发发珊拿着刀子刺向诗音的心脏!待到诗音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见浩倒在了地上。

  急救室里,珊握着浩的手号啕大哭“你这孩子为什么这么傻?早知道要搭上你,我争不如离婚算了......”浩带着无限痴迷的目光地望着一旁单衣瑟瑟啜泣的诗音,而后永远地闭上了双眼......

  就在珊因误杀罪被警察带走之后,扬便迫不及待地提出离婚。珊在监狱里想都没想便签了字。然而当他带着离婚证书前去诗音的别墅时候,却发觉诗音已经失踪了。寻遍她的每一个必经之所,都找不到她的身影。

  此时的诗音徜徉烟雨蒙蒙如花的青果巷,独撑一把油纸伞,缓缓地踟躇在有苔藓的青石板路,流转着古老悠扬的旋律。风吹拂在身上,吹起她心中寒意阵阵。此刻她是多么想念曾经那个深情的拥抱。

  不曾料想她的两次有违道德的爱情可以让她失去那么多,如果她真的可以预知,她会开始这样的爱情吗?

  也许不会吧?诗音凄婉地伫立于记忆,徒留了一地的忧伤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avf.com  浪花干了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