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花干了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子巧与 > 正文内容

思念_故事

来源:浪花干了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吉姆,我的宝贝,起床了!我似乎听到小主人甜甜的叫喊声了。

  那时我还是一只四十天大的宠物狗,黄绒绒的,被妈妈雅依,一只纯种的德国牧羊犬保护着,她常常用那温热而柔软的大舌头轻轻舔舐着我,有时也会静静地趴在我的身边,用防贼一样的目光警惕着周围的一切。

  母亲对我的保护只会在主人们的面前失去警戒。按理说,这也没有什么吗。看那小主人疼爱我们母子的摸样,怎忍心违背忠诚的祖训,忘恩负义地用小人之心去揣度呢。我愉快地享受着小主人轻轻柔柔的爱护,有时候也会兴奋地把这种爱护与母亲共同分享。我会跳到沙发上,再接力般跃上茶几,去哄抢小主人的甜茶。偶尔会招来一顿责怪,别的也就没有什么了。一阵风平浪静之后,我会继续我的游戏,在光滑的木地板上使劲地叼拽一只崭新的苏绣枕头``````

  小主人的母亲是一位善良华贵的漂亮太太,她常常带我们母子到小区的草坪上玩耍。母亲是一只让人看起来生畏大狗,自然要用铁链牵着的,而我就无套无挂行动自由极了。草坪上也会有形态各异的同类出现,但比起妈妈来,他们就小物见大物了。我会不知深浅地跑去和他们玩耍,一不小心惹恼了一只,我就撒欢似的又怯怯地躲到母亲身后,惊恐地呆望着他们。女主人会笑呵呵抚摸着我的脑袋,惹事了吧?

  我从女主人和邻居们的对话中得知,在这个城市的边缘还有叫农村的地方。我知道,城市里有小区,城市里有草坪,城市里有光滑的木地板和漂亮的霓虹灯;农村?农村是什么样呢?农村有平坦的水泥路吗?农村有卖狗粮的吗?农村有花花绿绿的霓虹灯吗?这简直是无法洞穿又徒劳的思考,思考它又有什么用呢?我可是一条城市的宠物狗呢!

  今天可不一样了,我成了一条地地道道的流浪狗,一条遗落在农村的流浪狗,被一名路过的小同学装进了书包,我努力地向外爬,怎么也爬不出了,太饿了,饿得我浑身无力了。为什么会这样?这缘于半月前的一个变故。那天,我主人家来了一位高贵的客人,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,脖颈上套着一条食指粗细的金项链,据说是女主人的姐姐。她说她非常喜湖州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欢我,我的命运就因为她的一句喜欢而改变了。

  我被装进了一个硬质箱子里,万般无奈的遣送到农村来了,当女主人问我会不会适应的时候,我听到了小主人的哭声,又尖又细哀怜的哭声,还有一个高嗓门有些嘶哑的叫声,不就是一只小狗吗,值得这样劳神费心吗,要知道这种狗当初就是帮日尔曼人放牧牛羊的,有什么不适应的。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,我从透气孔里发现我被他们送进了一个豪华的院落,这也许不是农村,一栋栋小别墅片片相连,这气派,这气度,怎么会是农村呢?

  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签收了我,浓眉大眼,说话却柔声细语的。她说她是这家的保姆。保姆?!保姆干什么的呢?当箱子打开以后,我惊恐地战栗着躲到墙角,用哀怜和绝望的眼神注视着她。我想告诉她,我想妈妈,我妈妈叫雅依,是纯种的德国牧羊犬。吉姆,吉姆,乖,过来!她扑闪着长长的睫毛小心翼翼地唤着我的名字。我很是吃惊,她也知道我叫吉姆?吉姆可是小主人给我起的名字呢。我依然呆呆地缩在墙角,不敢也不愿听从她的呼唤。

  两天后,我开始慢慢的谨慎的适应了她的呼喊。我开始惊异地审视周围的环境,这的确是一栋瑰丽堂皇的宝殿,摆在大厅里大鹏展翅的鹰状木雕栩栩如生,背后的一角还留有几个精致的英文字母,我不认识英文,想必是有重要纪念意义的符号。旁边的红铜大鼓镶嵌着厚厚的玻璃鼓壁,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晃动的水草和不停游动的金鱼。年轻的保姆小姐正安静的给金鱼喂食呢,不一会儿,向我静悄悄地摆摆手,示意我到近旁一观。我踩着柔软的荷花地毯,小心谨慎的接近它,我伸开爪子想抓一条出来,可那厚厚的玻璃总是挡住我的进攻。保姆一见吓变了脸色,急忙把我抱走了,还叨叨着说,好几万呢,可不能乱抓,抓坏了主人会生气的。

  她拿来好几种狗粮供我享用。我只喜欢包装盒印着一个背书包的小姑娘遛狗的狗粮,那小姑娘与我的小主人长得太像了,我每吃一口就看一下她。这不是最好的,保姆有些失意的说着。指着上面印着金元宝的狗粮示意我吃,她说,主人有的是钱,不怕我吃最贵的。她哪里知道,我是在想小主人呢,还有我的母亲,呜呜——

  这种优越的日子好景并不长,不到两周的时间里,就听到戴粗项那家医院治疗癫痫好链的贵妇人训斥保姆来了,把那只讨厌的家伙给我丢远点,丢远远的,永远别让我看见,整天捣乱!语气重得吓人。我哪里有捣乱来呢?原来,我在小主人家不也这么玩么?于是,保姆小姐就用一个大编织袋把我牢牢地装进去,坐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。

  我从编织袋里探出头时,已在荒郊野外了。这里有水泥公路,有大小不一的摇晃着枯叶的各种树木,还有绿油油的像韭菜苗似的麦田。我摇了摇头,惊魂未定地“汪汪”两声。吉姆跑出来了!一个熟悉的柔软的声音飘来。那辆黑色的本田就在附近,保姆小姐正和一位男士坐在路边,看到我爬出来,她推开身边的一只手,向我跑来。她抱起我,抚摸着我的头,用极低的声音对我耳语道,吉姆,别怪我,那是主人的错,她们正在闹离婚呢,哪有功夫管你呀?说吧,放下我,飞快地跑向轿车,从上面取出一小袋狗粮丢给我。车子已经发动了,她们,他们走远了。我不甘心地追了一阵,还是无功而还,四条腿哪能赶上车轱辘呢?

  我迟疑着不知所措,蹒跚着向那袋狗粮走去,我饿了,不管怎么说,吃饱一顿算一顿吧。我撕开袋子,香喷喷的狗粮露出来了,又嗅了嗅,张嘴低头。突然,“唔”的一声,狗粮洒落一地。一只体形高大身瘦如柴的流浪狗站在我的面前,对我呲牙咧嘴。我不甘地退了两步,又嗅了嗅,这次嗅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它,呜呜着向我冲来,泰山压顶式,我可不是它的对手,三十六计逃为上策,恋恋不舍地跑了一会儿,再回头看看那袋狗粮,早已颗粒不剩了。挨饿,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  我顺着并不宽阔水泥路漫无目的向前走去,间或有一辆辆各式机动车匆匆而过,却没有谁愿意多看我一眼,抑或给点吃的。我摇摇晃晃地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全身光滑的皮毛被溅起的尘土覆盖着,鼻孔里扬着呛人的尘土味,好累呀,我不想再走了,蹲坐在路边,正想休息一下,远远望见一只健硕的大黑狗从瓦房里窜出,急速向我奔来,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笼罩了我。哪能多想,我掉头便跑。这时,从一辆飞驰而过的摩托车上抛下一团肉香味的东西来,我顿了顿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条大黑狗三吞两咽就把它塞进肚子里去了。见此情景,我口水流了好长,越发觉得饿了,汗水混合着尘土已经让我全身的皮毛结痂般异常难受。

  我不治癫痫偏方敢冲过去与它抢食,那不是鸡蛋碰石头吗,与找死没什么区别。只有怔怔的、恋恋不舍地望着,流着自己的口水。它大概吃得还不足兴,踉踉跄跄地向我走来,没走几步,一头栽了下去,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。啊!中毒了!我在小主人家看到动画片上的中毒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。我想凑近些看个究竟,却被一阵急促的嘟嘟声吓回了原地,还是那辆摩托车,还是那两个丢包子的人,迅疾停在大黑狗身边,一人下来三下两下就把大黑狗装进了编织袋里,跳上车,绝尘而去。站住!站住!偷狗的!后面有人大声叫喊。我吓坏了,不敢再待在路边,径直向路边的草丛中窜去。

  跑呀跑呀,不知跑了多久,也不知跑了多远,最后,我汗流浃背筋疲力尽,伸长舌头,大口喘着粗气,看看四周,荒野一片,水泥路不见了,喊叫声不见了,到处是野草败叶。我静了一会儿,试着咬了一口嫩嫩的麦苗,没有狗粮的味道,但过度的饥饿已让我无法选择了。天慢慢暗了下来,黑夜像一块巨大的黑布蒙住了一切。但我还能模糊地看见远处的树影和近处的草木。一阵狂风乍起,身边的杂草无规律的舞动着,掀起地上的枯叶旋转着抛向半空。不多会儿,雨滴夹杂着片片枯叶不由分说地砸落下来。我尽力缩卷身子,努力躲藏在草丛里,暗暗祈祷,别下雨了,天快快亮吧。这是小主人教我的,她说祈祷有用的,能得到上帝的保佑。我不知道上帝在哪里,也不知道上帝啥摸样,但此时的我真的希望上帝能来救我,渐渐的,渐渐的,我意识模糊,不知是生病了,还是瞌睡了。

  雨不知何时停了,天不知何时亮了。来看呀,这有一只小狗,好可怜!我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大声叫喊。紧接着,我就进了一个大书包里,饿得全身无力的我,反抗了几下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快把它放掉!我又听到一个更大更严厉的声音,不多会儿,我被一个大男孩从书包里“请”了出来,抛回原地。“哥,它太可怜了,我想把它带回家。”“不行的,爸爸打工去了,妈妈不喜欢小狗的。”打工是什么意思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害怕、恐惧和饥饿。“那我给它点儿吃的行吗?”“好吧。”小男孩拿出几片饼干扔给我,吃吧,小狗,你还是回家去吧!饼干,我是知道的,香香甜甜的。我叼着饼干颤巍巍地离开了,待我回头看时,小男孩已被拉走了。

  我来到一抽搐病因有哪些原因条小河边,足足的饮了个饱,饿暂时解决了。我没有家了,想哭,想彻彻底底的放声大哭,这又有什么用呢?我的小主人也一定在想我吧?我摇摇晃晃地向前走,向前走,不知要走向何方?我压根儿就不知道方向呀,小主人还没有教我识别东西南北呢。唉,管他呢,走哪儿算哪儿吧。渐渐地一阵刺鼻的腐肉味随风而来。啊!有肉!我要吃肉!凭着闻的绝技,我来到了一个垃圾场,哈哈,这里的东西真不少。

  方便面、饼干、酸菜、香蕉,还有已经腐烂的猪肉·····我捏着鼻子饱食了一顿。从此,我在此安了家,在这里进食,在远处桥洞里睡觉,睡醒后再来吃个饱。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我的身体也健壮高大起来,这就是德国牧羊犬呀。

  我的安逸生活也是会受到嫉妒和排挤的。一群城市的流浪狗过来与我争食,他们叫我土鳖,还恶狠狠喊我乡下狗。看他们那副可怜相,我才看不起他们呢,别看我现在脏兮兮的,我可是正宗的德国牧羊犬呢,还曾是城市中的宠物狗呢,不过,不过,唉!不说啦,我的地盘我做主!这是我发现的领地,谁敢侵占,别怪我嘴下无情了!我一阵发飙,那群城市流浪狗被我击溃了,四面逃散。

  这天,刚蒙蒙亮,一台台挖掘机开过来。天亮时分,人来人往。听他们说准备在此开发商品房,能挣大钱呢。钱的事,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我只知道我是一只流浪狗呢。眼睁睁看着我的粮仓就这样消失了,只能远远地望,我怕那些隆隆的大家伙会对我发起威来,那真是死路一条的。现在,跑吧,只有跑出去才有活路!沿河而去,越来越远,越来越累,越来越饿,头晕眼花。

  突然,一只该死的老鼠撞在了我的脚下,这或许是上帝的恩赐吧,我迅速抓住了它,请上帝原谅我的残忍吧,我要吃掉这只小老鼠了。人们常说的,狗走千里吃屎狼走千里吃肉,这是对我们善心的污蔑。谁不知道,我们牧羊犬在十八世纪以前还是云游欧洲的狼族呢。啊!对了,我应该是一匹狼!

  两年后,我成了这片森林里的一只头狼。那次马札大爷的绵羊被杀还是我领头干的呢。村民愤怒了,用弓弩把我们追的夺路逃窜·····嗨!不提啦!现在,我祈求上帝,让我再见一面我的小主人吧!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avf.com  浪花干了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